当乌龟的由来8b3

.


我和老婆结婚有八年了,结婚前,我知道老婆曾有过几个男朋友,那时因为她长得漂亮,我好不容易才把老婆
追到手,所以,也无所谓她婚前和别人做爱的事。


去年,我老婆下岗了。下岗以后,家里的经济一下紧张起来,我和老婆商量着,是不是再去找份工作干干。可
老婆却说,找个工作当然非常简单,而且收入也不会差的,只是她不愿意去而已。我问她为什么不去?老婆说是他
原来的男朋友现在开了一家很大的公司,到现在仍然还想着她,当然希望她去他那上班。


我自己想呀,老婆和别人的事都已经过去八年了,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了,于是我就让老婆去做做看看,
如果他还想对老婆非礼的话,那么再回来也行啊!


老婆望着我深情地说:「结婚以后我就再也没和别人来往过。我们家是穷一些,但是我觉得现在三个人在一起
过日子,精神上还是蛮快活的。」我听了一阵激动,搂抱着老婆说:「没事的,你去上班还可以为家里增加些收入,
我们现在居住那么小的房间,为了孩子考虑,也应该换一间大一些的了,让孩子也有自己的空间。」老婆不吱声。


我信任地看了看老婆:「你去试试看,如果感觉不舒服,再换一个地方也成啊!」因为我知道老婆的前任男朋
友,做的是我们县城里目前最大的企业,听说他们的部门经理,一个月的收入都有一万多,而且所有的中层干部都
有国产的小汽车,连县领导的好多亲戚都在里面工作。


老婆勉强地说:「那我去试试看。」其实,我不是不担心那小子再动我老婆的脑筋,可想想老婆现在毕竟不年
轻了,除了身材没有变化以外,人也没原来漂亮了,我老婆身材有167,这是我现在唯一值得骄傲的地方,老婆
脱完衣服后,我觉得是美到了极至。不过,那家企业里现在漂亮的女孩子多的是,他再打什么注意也打不到我老婆
身上呀!


没过几天,当我照常晚上回到家时,突然发现家里比平时多了许多的菜,孩子高兴的不得了。我迷惑地看了看
正在厨房里忙碌的老婆,老婆回过身告诉我,今天家里有喜事了。我想进一步问她,她说暂时不告诉我。


在吃饭的时候,老婆才对我说:她可以去大通企业上班了,而且是在办公室里工作。我一听,在高兴的同时,
心里也掠过一阵说不清楚的味道。老婆也许是看清了我的脸色变化,关心地问我:「怎么了?是不是后悔了?后悔
我可以不去的啊!」我忙说:「没什么的,没什么的。自己的老婆到前任男友这去上班,我作为你的丈夫心里毕竟
不是觉得十分好的事情,都是我没本事。」老婆听了以后,赶紧捂住我的嘴巴说:「你放心吧,我知道自己应该怎
么做的。」晚上我和老婆两个人躺在床上,心里久久不能平静。老婆温柔地抚摸着我,在老婆敏感而温柔的抚摸下,
我爬到老婆身上,一会儿就插了进去。但我没像平时那样抽插起来,而是插入老婆的阴道以后就不动了。


老婆仍然温柔地问我:「是不是有些舍不得了?我去上班,又不是去干什么坏事啊!」我对老婆说:「我当然
相信你的,但是我不能信任他的。」老婆笑着用手在背后轻轻的打了我一下。


突然我问老婆:「你现在还记得以前和他在一起时的情景吗?」老婆在我身体下面好像一下显得有些不自然了
:「你怎么问这种问题呀?」我说:「我现在想知道。」老婆沉默了许久,才说道:「刚结婚时,你不是已经问过
多次了吗,怎么现在又有兴趣了?」我使劲地把自己的东西在老婆里面插了一会,然后,又不动了,弄得老婆在我
的身下翻来覆去的难受。


「我想再听你说说嘛!」我说道。


老婆有些害羞的说:「我差不多都已经忘记了。」我问老婆:「是不是我和你做过的他都和你做过?」老婆点
了点头,更用劲地拥抱着我,「但是我没用嘴去含过他的东西。」老婆解释道。


「那么现在你看到他还有感觉吗?」我继续问道。


老婆说:「见到他只是有些难为情,毕竟我和他也有过肌肤之亲,但是,一点点那方面的想法都没有的。」就
这样,我和老婆二个人在说话中,我泄进了老婆的里面。老婆好像也在回忆中有了二次高潮,下面的水显得特多。


第二天,老婆也没刻意的打扮就去上班了。


晚上回家以后,老婆好像显得跟平时没什么二样,说着她第一天进公司的新鲜事。老婆还说她的待遇仅次于中
层干部,人事部的人说她每个月也有八千元左右的收入。


我一听,真的是吓我一跳,八千元人民币?相当于我四个多月的收入啊!


老婆看我充满了疑惑,便解释道:「我现在是负责公司客户管理的,原来在这个岗位上的人现在去外地做了项
目经理,原来那个人的工资比我还高呢!」经老婆一解释,我心里瞬间踏实了许多。我问老婆今天有没有遇到她同
学?


老婆说,一般见不到的,她同学整天忙得要命,公司的管理他基本不管了。要不是我去单位找他,一般像这种
岗位的人事问题,他都不管的。


老婆去工作,一做就半年过去了,从老婆的口中得知,在这半年中,虽然她经常遇到她同学,但也只是匆匆忙
忙的点点头,连说话的工夫都几乎没有。


渐渐地,我自己的心态也平静起来,好像忘记了老婆是在她前男友手下打工的。


就这样,一直到了今年的春节前夕,老婆在上班时给我来了个电话,说是晚上有事情,陪客人吃饭,要晚一些
回来。这也是老婆上班以后第一次有应酬,我到也觉得蛮正常的,只是我让她早些回家。


晚上,老婆不到九点半就回家了,我一看她的脸,就知道她一定喝酒了。老婆一般是不胜酒力的,喝那么一点
点就会脸红。


老婆回到家以后,冲着我笑了笑,然后就去了洗手间,听声音,好像是在洗澡。过了会当她再出来时,除了脸
仍然有些红外,好像并没有其它什么不正常。


我问她:「怎么会让你去陪客户的?」老婆说:「本来不想去的,可一想快发年终奖了,单位里大家的表现都
非常积极。今天是副总让我去的,说是小李没回来,我们吃饭没个女同志不热闹,所以我就去了。」「那么,他在
吗?」我问道。


「谁」?老婆有些明知故问。


我说:「你们老总。」老婆脸上彷佛掠过一阵红晕:「后来他也来了,晚上他有两桌客人,来回照顾。」「吃
完就回家了?没去搞活动啊?」我酸酸的继续问道。


老婆犹豫了会,躺进被卧里喃喃的说道:「吃完饭陪客人跳舞去了,我只是跳了一会就回家了,他们还在玩呢!」


这时我心里已经不是很舒服了,但又不可以随便地去猜测自己的妻子。


老婆躺在我的胸上继续说道:「刚才是他送我回来了。」老婆一说完,我就一激灵的坐起来了,忙问:「他没
对你做什么吧?」老婆被我突然的动作也吓了一跳,半天才说:「没……没什么。」我看着老婆吞吐的语气,心里
便有了些怀疑。


老婆又依靠在我身上轻轻的说:「在舞厅里,他请我跳舞,我拒绝了。」「哦!」我应道。


「只是在回来的路上,他在开车时,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摸了下我的大腿。」我听了老婆的话以后,显
得有些紧张起来,老婆倒是反过来安慰我说:「也许是他酒喝多了,这半年他一直非常的尊重我,应该没事的。」


『最好没事。』我心里这样想着。


事情过去三天以后的一天下午,老婆来电话高兴地的告诉我,她这半年的年终奖有三万多元,已经拿到手了,
听说另外还有红包呢!


我听了也非常的高兴。可老婆接着说,她呆会儿自个去银行先存起来,因为晚上可能又得去陪客人。尽管我心
里不是很舒服,但是想想一下有那么多的钱,兴奋中也就没当回事了。


这天晚上,我在家等老婆,一直等到快12点,老婆才回来。老婆一进来并没有马上到卧室里,而是在外面折
腾了好些时间才进来的。


我问老婆怎么这么晚回来,老婆说没事的,于是给我看了看她今天存的钱,对我说,她累了,就管自己睡觉去
了。


我问了她一句:「今天老总在吗?是他送你回家的吗?」老婆「嗯」了一声头就转过去了。


我从后面穿过老婆的睡衣搂抱着老婆,很自然地捏弄起她不大不小的乳房。


「别闹!我累了。」但是,我并没有放松,在我的刺激下,老婆好像又有了感觉,于是我想把老婆翻过身来,
老婆没让,于是我就从后面摸索着插了进去。咦,好湿润!


我边插着,边问老婆:「怎么今天你下面这么湿润啊?」老婆仍旧没理我。


这时,我彷佛明白了些什么,但是又不好随便地去猜测妻子,于是在自己的想象中,射入了老婆身体里面。


『老婆平时和我做爱挺主动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』我心里想着。


泄了以后,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
当灯再次打开时,我发觉老婆仍然没睡,而且在擦眼泪。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忙问老婆:「你怎么了?」老
婆红红的眼睛告诉了我,今天晚上她一定受委屈了。


在我抚摸下,老婆渐渐地平静下来。我对老婆说: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不会责怪你的。」而且我还开玩
笑地对老婆说:「即使是他今天欺负你了,只要你能够接受,对于我来说又不是第一次。」老婆听到这,使劲地扭
了我一下。


「是不是他晚上欺负你了?」我紧张地问刚刚平静下来的老婆。


老婆这时擦了擦眼睛,说道:「今天晚上陪客人吃完饭以后,没安排什么活动,于是让副总把客人连夜送回省
城以后就送我回来。」老婆顿了顿又说了下去:「在回家的路上,不是路过一家综合娱乐场所,里面有喝茶、唱歌、
按摩的地方吗?」我点了点头,老婆又接着说了下去:「在车上,他一看时间还早,说是去喝点茶,晚上酒喝多了,
也可以清醒一下。我一看时间只有8点多一点,反正在公共场所,我也就答应了他,于是我们俩就去了那。


去了以后,才知道那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了,喝茶、唱歌、按摩都集中在一间间的小房间里,门口有许多小姐
在等着。既然已经去了,我又不能马上说回家的,我们俩就在一个小房间里坐了下来,聊了会天。


后来,他说请两个人来给我们按摩一下,我当时就拒绝了,可他坚持说非常舒服的,是一种人间的享受。他也
不管我答应不答应,就喊了服务员进来了,说是安排一位先生一位小姐进来按摩。


当时我还挺感激他对我的理解,安排一个小姐来给我按摩,于是我随他在服务生的带领下,去到边上另外一间
更衣室。在女子更衣室里,得脱光衣服换上他们的浴袍,我想既然已经这样了,就好好的享受一下,不能让别人笑
话。


可进去按摩室才知道,小小的房间里有两张床,里面已经有一男一女在等着了。我没想到是我和他两个人一起
按摩的,但这时已经出不去了。没办法,我只得在他们的引导下躺了下去,可我更没想到的是给我按摩的竟然是一
个男生。我想与他交换,但是他却笑我不懂这里的规矩,说女顾客就是男生来按摩的,说完他就不管我了。我躺在
那可紧张了,好在那个男生在按摩时比较温柔,渐渐地我就放松了自己。」「服务生有没有摸到你敏感的地方?」


妻子看了我一眼,说:「他想摸的,只是每回快摸到时,被我拒绝了。基本上都是在背后,摸到我的屁股了,
他想进一步,我没让。可……」我忙问:「可什么了?」老婆说:「由于我们俩的按摩床是并在一起的,距离非常
近,我看见那个女生用手摸老总的那个东西了。」「啊!」我吃惊地坐了起来。


老婆继续说:「那女生还把老总的东西拿了出来,用手和嘴巴套弄着。我看了几次说要走,可是他却说再按摩
会,他好像根本就不理会我的存在。那个男生彷佛也非常习惯这样的场面,我脸红得都想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
没过多会,他让他们俩出去,并在单子上好像是签下了八百块小费。当他们出去以后,他……他就来到我的身
边,我都紧张得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。他想吻我,我没让,但、但、但……他的手却伸进了我的衣服里,捏弄着我
的乳房。」妻子沉默了,这时我彷佛总算等到要发生的事情。


「说下去,我想知道后来。」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怎么会显得那么平静。


妻子望了我一眼,怯怯的继续说了下去:「由于我只穿了一件浴袍,里面没有任何衣物,所以我的浴袍一被他
解开后,马上就变成光脱脱的一丝不挂了,这时我好像一点点拒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开始,他把头埋在我身下,用
劲打开我的双腿吸起了我的下面,我被他吸得难受死了。


后……后来,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他的东西放进来的。后来我哭了,我这时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感觉……」当
天晚上,我好像睡得非常踏实,说是踏实,是因为自己的老婆终于在自己的预料中又被她前任男友插了。我当然不
是渴望着这样的事情早日发生,而是觉得自己竟然显得那么无奈,无奈得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去反抗。


第二天,我一大早就去上班了,也没理妻子,我想她是知道我去上班的。


中午因为有资料放在家中,早上在情绪混乱中忘记拿了。可当自己回到家中以后,听她妈妈说我老婆好像病了,
一个上午都没起床,我一听赶紧去了卧室。


妻子仍然躺在床上,背朝里。我过去轻轻地搬过妻子的身子,关心的问她怎么了?可她没理我。我看见她眼睛
红红的,我知道都是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引起的,尽管心里对她有百般的责怪,可我并没有说她什么呀!因为
她去上班,也是我支持的呀!要说有责任,我的责任应该更大一些的。如果我有本事,也不会让妻子被她前男友欺
负了。


就这样我在床前沉默地陪了妻子很长时间,以至忘记了下午自己还得上班。


猛然,只见妻子一下起床了,自顾自地去了卫生间。我看着妻子的表情心里有些发毛,不知道妻子心里到底想
着些什么?而正当我迷惑时,我感到自己的眼睛一亮,老婆已经站在我面前了。


「如果你想离婚,我会同意,但不管我们之间怎么样,我是永远爱你的!」老婆莫名其妙地对我说了这么一句
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,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。


「我下午仍然还得上班去,我已经付出了,我不能在没有得到结果的时候就走。」老婆继续坚定地说道,眼睛
红红的。


我不明白老婆所说的「结果」是什么意思,但是有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,在家里老婆一般都听我的,但如果她
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情以后,就不会再轻易地改变主意。


老婆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。


我坐在床上,脑子有些茫然。


晚上,老婆没有回家吃饭,不过,回来还是比较早的,8点不到就到家了。


一切都和平常一样,看不出老婆有什么不正常。等她妈妈带孩子去睡觉后,房间里剩下我们二个人时,老婆这
才对我说:「昨晚上的事你是怎么想的?」我说:「我还没认真的想过,只是不希望你因此再受到伤害。」「我已
经受到伤害了!」老婆接着说,「你如果准备离婚,等我把事情处理以后再谈,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请求。」老婆又
说了一句。


我说:「可我并没有考虑过和你离婚啊!况且,结婚时我就已经知道你和他的事情了,只要以后不再发生这样
的事情。我自己可以平衡自己的心态,更不会说你的。」老婆看着我,又流泪了。


自这以后,我为了避免刺激老婆,加上快要过年了,我在老婆面前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,尽管在这以后老婆有
时仍然很晚才回家,甚至有一次一直到凌晨才回来。


第二天早上,我忍不住的问了句:「怎么现在回家越来越晚了?」「快了,以后不会这样了。」老婆说道。接
着她又说出了更让我感到诧异的事,说是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和她同学(就是单位里的老总)一同出差,到省城去拜
年。


我不理她,因为在这些日子,我感到我们俩正常的沟通都有些困难了,夫妻生活几乎没有了。可我明明知道老
婆和她前男友一起出去,肯定又要被他玩了,这时心中的滋味真是不好受。


老婆说完,带了个行李就走了。


一直到大年廿八的晚上,老婆很晚才回家,孩子看到他妈可亲热了。等到晚上完全安静下来以后,我和妻子躺
在床上,妻子才对我说了句:「从明天开始,我不去上班了,春节以后也不去了。」我反应不过来,没吱声。


「难道你就不想问问这些日子我都在干些什么吗?难道我和他在一起你真的不在乎吗?你真的是准备和我离婚
了吗?……」妻子躺在我身边,一下子连续不断地问了我许多问题。


我更回答不上来了,只是嘟囔着说了句:「我又没想过和你离婚。」话音刚落,妻子猛的朴到我身上来了,一
下子热烈地吻住了我的嘴巴。这些日子的寂寞,在妻子猛烈的进攻下我一时也想不了那么多了,于是也一下搂抱住
她,并不断地在她身上摸索着。


忽然,自己身体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,因为原来和妻子做爱时,妻子在我插入以前是比较被动的,可今天,
妻子却不着急我马上插入,而是用她那纤纤小手不断地爱抚我的龟头,轻轻的、不断地时重时轻的刺激着我,而且
还分开我龟头前面的缝隙,用舌头往里添着。


和妻子结婚到现在,她可从来没有这样「专业」地刺激过我,就是我强迫她去亲那地方,她也是在十分不情愿
的情况下去做的,而今天……没一会,在妻子的双重刺激下,我甚至还来不及作出反应,「突、突、突、突……」


我下面一下子射了出来,妻子忙用嘴整个含住,像是全吃了下去,我都兴奋得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
好一会,妻子看我渐渐地软了下去,又低下头去亲我那了。在妻子的新「功夫」调节下,没多会我又硬了起来,
这时妻子爬到我身上,把我的阳物插入到她的下面,这时,她动了一会就不再动了。


「你现在问我所有的问题,我都回答你。」妻子坐在我上面,阴道里夹着我的东西说道。


说实在的,这时的我已经被妻子闹得稀里胡涂了,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问些什么,哪些该问而哪些不应该问。


妻子不由自主地在我上面套了一会,彷佛是看出了我心思,说道:「过完年以后,我们自己开家饭店,专门做
麻辣系列口味重的特色菜,生意一定不错。」我在妻子下面茫然地问了句:「我们哪来那么多的钱?」妻子笑了笑
说:「钱已经不成问题了,我们现在有三十多万了。」「啊!」我吃惊的喊了出来。


这时妻子像是用力地用阴道夹了夹我的鸡巴,继续说道:「如果你想和我离婚的话,这钱你就全部拿去,我再
去上班!」「别,别再去上班了。」我说的同时,在下面用力地用鸡巴顶了顶上面的妻子,把妻子插得「哎哟」轻
轻叫了出声,妻子一下就伏在了我的身上。


「这钱是不是他给你的?」我问道。


「嗯,但不应该这样讲的,更准确是他对我非礼的补偿,他想给我更多的,但是我拒绝了,只拿了三十万。」


「怎么会是这样?」我有些不舒服的说道,因为如果没钱,我倒可以理解妻子的偶然失身,但是,现在别人给
了钱,我就接受不了了。


妻子好像看出我的心思,接着说道:「其实我也不想要这笔钱的,但是,想不到他却对我说,这些年,他几乎
每天晚上都想到我,那天的事,是出于对我的报复才这样做的,说以前我看不起他才和你在一起,可现在他有钱了,
仍然看不起他。为了我,他在孩子出世以后就和妻子分居了,一直到现在,如果我离婚,他马上就和我结婚……」


我在下面听得有些胡涂了,妻子望了望我,继续说下去:「你放心,我不会和他结婚的,即使你要我离婚,我
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。」「为什么?」我问道。


「你别看他现在事业做得这么大,其实他这个人是十分小心眼的,我当时就是受不了他怀疑这怀疑那才不和他
在一起。他根本没有你身上的这种大气,和他在一起,我好像就是他的一个花瓶。」妻子顿了一下,又继续说道:
「这两天和他在一起,我们之间什么事他都问了,开始我还以为他只是好奇,但后来觉得他的心理有些变态,我以
后再也不会和他在一起了,真的,我从心眼里看不起这种小男人。


这与钱无关,现在他是以红包的形式给我钱。我想,我和你结婚以后,唯一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他,也是他
破坏了我的自尊心,他当然得有所补偿,补偿的话,除了钱,我还能怎么样?告他?我内心又确实放不下,因为他
爱我是认真的,除了和我做爱,并没有进一步伤害我。」我听了没吱声。


这时,我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描绘我的心情,但至少,我已经反覆地安慰过我自己,即使妻子再和
他做爱,只要不变心,反正我的绿帽子在结婚以前已经戴上了,只不过现在更绿一些而已。


半晌,我觉得我的东西在她下面都已经软了,我问了妻子一句:「那么,除了上次以后,你和他再做过没有?」


妻子在我上面,歪过头轻轻的说:「做过。」我一听又紧张起来,忙继续问道:「做过几次了?」妻子转过身
来对我说:「现在告诉你做过几次还重要吗?至少,不可能有下次了,除了你……」我这时已被妻子刺激到鸡巴一
下子硬得有些发痛了,于是调整了下位置,对着妻子下面又插了进去,妻子被我粗鲁的动作插得发出了呻吟声。


「快说,你和他一共做了几次?」我又酸又兴奋地问着妻子。


妻子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,轻柔地说:「我告诉你,你不许再生气哦!」我不耐烦地说:「快告诉我呀!」「
那以后,又……又做过几次,但我真的不记得具体次数了。」妻子有些委屈的说道。


「那么……那么你们这次出差去,在省城有没有做?」我问道。


妻子说:「这次去省城还有两个女的,我和其中一个叫小李的住在一起,他就是想跟我做也没办法呀,而且我
一直有意识地在这方面躲着他的。但是……」我刚想松口气,却被妻子后面一句「但是」又弄得紧张起来:「但是
什么?


说!」「但是……今天下午我们都准备回家时,他却要我陪他再去一个地方,让她们先走了。」「说,我想知
道一切。」我说道。这时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动不行了,于是我边轻轻的抽插着妻子,边让她继续说下去。


「下午她们回家以后,其实他根本就没退房间,说是要我再陪他上去拿个东西,我知道他在打我的鬼主意,但
想想马上就去办事了,也不会怎么的,于是我就跟他又上去了。可上去一进到房间,他就从我后面紧紧地搂着不放,
对我说这也许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和我单独在一起了。我被他说着说着,心就软了……」妻子犹豫地看了看我,咬
了咬牙齿又继续说了下去:「然后他就直接把手伸进了我衣服,握着一对乳房就搓弄起来。他和你不一样,捏得我
非常痛。」「是这里吗?」我指着妻子乳房上的几点紫色瘀痕问道,妻子点点头。


「继续讲下去,细节我都想知道。」我说着。


妻子喃喃的又说了下去:「他把我捏痛以后,我就叫了起来,于是……于是他又脱我的衣服,我知道逃不过这
一次了,便任由他把我的衣服脱掉。」「你就站着让他脱吗?」妻子说:「他根本不让我坐着,而且……而且他把
我脱光以后,还来回地仔细看了半天,我都难为情死了。」「他亲你的乳房了吗?」妻子「嗯」了一声。


「那么他有没有用手插入你下面?」妻子有些不好意思了的说:「有你那么问的吗?你们男人做爱不都是这样
的吗?」此时,我躺在妻子的下面想:就在不久前,我现在插入的地方也刚被别人的鸡巴插入过,心里那个刺激啊!


「还有呢?你说呀!」我对妻子说道。


「还有什么啊,不就是和你一样这样嘛!」「那么你有没有去摸过他那儿?」妻子这时有些难为情地别过脸去
:「是他牵着我的手去摸的,还……还告诉我怎么摸才可以让男人舒服。」哦!这时我才明白,刚才妻子对我这一
套,是现学现卖的。


「那……那么他的东西粗吗?」我都有些问不出口了。


妻子好像叹了口气说:「我都告诉你吧,他的东西比你的要长,这不是以前已跟你说过了吗?只是我发现,除
了第一次,他的东西好像没你的那么硬。」「哦!那么他有没有射在你里面?」妻子听了我的话以后,失声笑了起
来:「你呀,也是变态,不射出来他怎么会放过我呀?而且他射的时候没你那么急促而富有节奏,射出来的东西也
不多,好像是在我里面流出来似的,一点点都感觉不到瞬间喷出来的那种感觉。」妻子说完,笑着问我:「你还有
什么问题尽管问吧!」好像这时妻子也完全放松了。


「那么你有没有和他亲嘴呀?」妻子笑着说:「亲过,这和你做爱都是一样的。」「那么你们下午做了几次啊?」


妻子这时显得有些不耐烦了,她没想到下面的我倒是越来越兴奋了。


「下午一次是在我里面射的。还有一次,你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时,他正在第二次插入我里面,我接到
你电话以后,就把他推到边上去了,可他却不放过我,一只手仍然在我里面摩擦,还把我的手放在他的鸡巴上套弄。


你不知道当时我是多么尴尬,这里接着老公的电话,下面被他的手弄得难受,而且我的手还在套动他的东西。


但想不到这回他兴奋得特别快,我放下了电话以后,本打算让他再插进来的,可没想到他的鸡巴在我的手上就
流出来了,搞到床单上都是他的东西。」我听完以后,也忍不住在妻子的体内泄了出来。


那一晚,我和妻子做了三回,我相信,妻子以后再也不会和别人这样了。第二天早晨起床时,妻子看到我,脸
红得像是个新娘子。


在春节的那几天晚上,妻子陆陆续续地把和他几次做爱的详情都告诉了我,包括在他办公室里的一次。


我这乌龟,看来是做大了!


 评分

 相关推荐

网站地图

产品合作:@A_yindang

警告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,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,請自行離開!